玖龙一腔孤勇大肆上调废纸价格, 是纸箱厂的福音还是毒药?

经过一周发酵,愈演愈烈,即使在大部分工厂下调废纸收购价的时候,玖龙依然我行我素地逆势而行,重庆玖龙甚至涨价200元来抢收废纸。

玖龙近一周调价信息重庆玖龙纸业,6月28日起,黄废类B级上调10元/吨。

四川泸州金田纸业,统货下调50元/吨。

江苏太仓玖龙纸业,6月28日起,黄废类灰黄板、废杂纸、纺线管上调30元/吨,卡纸上调150元/吨。

广东东莞玖龙纸业,6月29日起,黄废类A级上调30元/吨,其他黄废类上调20元/吨。

广东东莞玖龙纸业,7月3日起,啤酒箱上调80元/吨,坑纸上调50元/吨,卡纸、废杂纸上调30元/吨。

重庆玖龙纸业:7月4日起,废杂纸涨200,混合废纸涨50,其他不变。

对于玖龙这一周的涨价行为,大部分业内人士猜测是为江龙准备原料。

可以说,玖龙的一腔孤勇,是在一己之力敌万人给整个纸包装产业链打一剂猛药。

而对处于纸包装产业链最下游的纸箱厂来说,玖龙的这一剂猛药,到底是毒药还是良药?这里不妨从市场分析、玖龙策略猜测以及纸箱厂利弊来一番剖析。

行业人士:其真实目的是和中小纸厂抢夺市场从2019年2月开始,瓦楞原纸价格就开始处于下行通道。

数据显示,二季度瓦楞纸均价为3477元/吨,较上一季度下滑368元/吨,环比下滑9.57%,同比下滑26.24%。

降价的根源在于需求减弱。

截至2019年4月底,全球港口木浆库存达到199.6万吨,仍处在2017年本轮木浆价格上涨以来高位;截至2019年5月底,国内港口贸易商木浆库存小幅回落,青岛港和保定港木浆库存分别达到105万吨和3.1万吨。

从各项数据来看,目前纸厂面临的需求问题,是全球化的。

对于,有业内人士引用了一个很时髦的词汇“消费降级”。

但在笔者看来,玖龙此举乃是为包装厂开拓更多纸质包装的订单。

江龙系列的定位策略很明显,一是以较低材质的原纸直接对标中小造纸厂,冲击市场;二是企冀以低价原纸为终端市场开拓更多市场增量。

众所周知的是,在2017年纸价高企,大批纸箱厂蜂拥抢购原料的时候,终端客户纷纷打呼用不起!然而,涸泽而渔,不可持久,回归正常纸价才是最符合行业整体利益的事情。

随着原纸价格逐渐下沉,适当的降低原料采购成本,让一部分终端用户重回纸包装,就必然要有相对低档、低价的原料来迎合市场需求。

实际上,对于推出江龙这一类似变相降价的举措,作为中间加工层的二级厂反而反应平静。

宁波一家中等纸板厂负责人表示:“一分钱一分货,你用了差的材质,纸板价格当然也要下降。

”“大家都只是挣一个加工费,这个费用已经相当透明,降价对我们的盈利影响很小。

”而对于相对低一点的成本就可以帮助包装厂挽回订单、扩宽市场的预测,也不一定正确。

在玖龙公布江龙的时候,相当多的纸箱厂反应是:“唉,又要降价了吗?”这个“唉”当然不是兴奋,而是哀叹。

很简单,江龙的推出很容易被纸箱厂理解成为又一轮变相降价。

然而,很多纸箱厂已经对降价不再兴奋,甚至可以说“天下苦降价久矣”!原纸降价的影响要传导到下游纸箱,至少有半个月的周期时间。

但终端客户对降价的反应却是即时的,原纸降价了,你就要降价。

这种情况在一些议价能力不强的小纸箱厂来说大面积存在。

而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当采购成本降价的时候,往往是在下游需求不振的时候。

而更低的价格,让小纸箱厂更容易冒险报低价抢夺客户,其报价越来越夸张。

据小编了解到的情况是,在余姚市,一个纸箱4.9元的采购成本,其市场报价甚至可以压倒5.2元,毛利仅仅6%!归结而言,对于这些纸箱厂来说,和同行抢夺客户,远远比开发一个未使用过纸箱的终端客户容易!那么,低价原料究竟对谁有好处?大规模包装厂,或者说,有较强议价能力的纸箱厂。

从运营成本来看,包装厂规模越大,其平均运营成本就越低,对亏损的承受能力越强。

此外,这一类工厂往往客户稳定,降价虽然可能让利润率降低,但无疑可以更加坚定和客户关系。

而且,低价纸板给了这些工厂更加充足的弹药,开发新客户。

总结而言,如果非要说低价纸能给包装行业带来新的市场增量的话,也只有大型包装厂才能实现玖龙扩大终端市场增量的目的。

玖龙不仅开启了和中小造纸厂的市场争夺战,还无意在中小纸箱厂和大型纸箱厂之间点了一把火。

导语:“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从“江龙”的发布到高价抢收废纸,玖龙最近这周的系列动作,足以证明其在低端原纸市场的坚定决心。

然而,玖龙的一腔孤勇,到底是毒药还是良药?废纸大面积下调,唯独玖龙逆势而行6月26日,玖龙公布江龙系列消息,低品质原纸冲击低端原纸市场。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