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罗: 科技的指数级增长下, 人类的人文性需被唤醒

当我们共享了医疗数据,那么来自其他国家的医疗学者就可以帮你解决你们国家不具备的医学知识。

所以,对于我个人来说,首先,我希望全球的医生都能掌握我的个人医疗信息。

由此,比如,掌握着先进医疗技术的巴西医生就可以解决加利福尼亚州无法帮我诊断的问题。

第二点,我希望全世界每个人都知道我的健康状况。

这样,我可以帮助到他国有着和我一样病症的病人,甚至可能对其有潜在发病率的兄弟姐妹有帮助。

我的病历信息中可能显示疾病是遗传性的,共享给他人就可以让同病患者的家人更好地防患于未然。

但是,如今全球还没有明确信息分享细则,这是问题所在。

有些涉及隐私的疾病(比如性病、精神疾病)等方面,如果数据被分享了,可能造成潜在的社会问题。

所以,科技研究的边界和信息共享的边界,需要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共同来制定标准,尽管这并不容易。

钛媒体:您曾说过,不担心人工智能的到来。

然而,人工智能毕竟在极速取代着人类的许多工作。

在您看来,在教育、技能培训等方面,如何提升自己从而应对这种人机竞争?皮埃罗:首先,目前来讲,我并未看到完全被机器人取代的人类的工作。

其次,从数据上来说,包括德国、日本等地,在机器人工业越密集的地方,人们的失业率就越低,机器人反而为人类创造了更多的工作。

人类需要研究机器人、制造机器人。

显而易见的是,机器人与人类的就业率之间的线性关系,与大众认知是相反的,我们必须去看数据。

因此,机器人的普及,我们更大程度上应该认为是自动化的普及,它不会使人类的工作消亡。

之前有看到过报道,一些人失去了他们的工作,但是在Facebook工作的工程师每年可以获得20万美金的收入,这是他们父母不敢想的。

所以,目前的社会问题是,老一辈的人没能获得新技能,他们如何适应新工作?但是这样的问题对于每代人来说都存在,不只是当下的问题。

只不过如今的速度会稍微快一些。

钛媒体:在YouTube上有一个模仿波士顿动力机器人测试的特效视频,在其中机器人最终难以忍受人类的压迫,对人类进行了反抗。

在您看来,机器人的终极发展会否反抗人类、甚至毁灭人类?皮埃罗:那个视频很有意思,但是波士顿动力不生产人工智能产品,他们做的只是电动机械装置。

我觉得你看到的视频更多程度上对心理学有意义。

当我们看到一个会动的装置时,我们内心就会产生防备心理,觉得它们会对我们的行为做出反应,即便我们知道它们只是机器。

我觉得在这方面,尤其是女人会有这种恐惧。

在我看来,机器人自身是不会反抗人类的,除非人类给他们下达了指令,比如美国用于反恐的无人机,确实是会攻击人类,但这是人类传达的命令。

它们自身反抗人类,我觉得很长时间内是不可能的。

钛媒体:一种观点认为,人工智能目前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现在过多地讨论方向和原则问题,会对技术进步造成障碍、会扼杀创新。

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皮埃罗:我认为每一种技术都需要被规范化,每一种技术都有其危险性。

也就是说,我从不认为规矩的制定有过早这一说。

旧金山已经禁止了公共场合的人脸识别。

为什么要禁止呢?首先这涉及隐私。

如果我犯罪了,那被使用这样的技术去侦破案件还能理解;但如果我没有,为什么我要被人脸识别?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人脸识别系统的愚蠢。

如果我和一个罪犯长得很像,我在家给树浇水时,也许警察会闯入我家,说我抢劫了银行。

所以,人工智能的规矩制定一方面是基于隐私等道德问题,美国的宪法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另一方面则是其技术本身不够成熟、不可靠,所以会伤及无辜。

比如美国用无人机反恐,伤了很多平民。

我很反对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

我觉得在现阶段,人工智能在严肃领域还应慎用,因为它的错误率很高。

钛媒体:随着Facebook、Google等巨头的垄断造成了诸多社会问题,拆分科技巨头的观点甚嚣尘上。

在您看来,科技巨头是否应该进行拆分从而为小企业带来生存机会?皮埃罗:我会认为应该拆分,因为我不喜欢大公司。

当然这并不容易,在这方面,我不是专家,很难说拆分会给公司和社会带来什么后果。

但是我能说的是,大公司会阻碍科技的创新。

来源:http://www.biznose.com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