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复牌高开超10%, 早间刚发公告全面回怼做空机构

选在两天前发布沽空报告,波司登也表示不会影响波司登年报的正常发布。

做空已有征兆值得注意的是,做空波司登股价近期已有征兆,大量卖空的交易已经提前进行。

Wind统计显示,5月末以来多个交易日的卖空股数占当日成交量超过20%,该数字远超过长期以来卖空行为的交易比例。

其中,6月11、17和21日,卖空交易占成交量均超过30%,这与此前数月多数时间卖空占比仅有个位数的情况大相径庭。

最近一个月是卖空交易多发期,过去的四周时间,每周期间卖空交易量分别达到1358.2万股、897.2万股、3235万股和3431.6万股,占当周成交量的比例分别为20.97%、22.62%、20.92%和22.92%。

随着6月24日当天沽空报告出炉,卖空交易达到近期小高潮,单日卖空股数为2945万股,占成交量的17.1%。

波司登于2007年10月11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首发价格为3.28港元,成为港股的“羽绒服第一股”。

上市初期,波司登的业绩表现稳步上升,营业收入在2013财年及之前逐年增长,2013财年达到上市以来最高的93.26亿元,净利润表现则是在2012财年达到顶峰的14.5亿元。

之后的波司登业绩开始走下坡路,营业收入在2014~2016财年间逐渐下滑,近两年再度起暖回升;净利润方面,2013财年之后的五份年报显示其净利润再没能突破10亿元,更是在2015财年仅获得净利润1.38亿元,创上市以来新低,较三年前的净利润已下滑超过90%。

尽管近两年波司登的净利润有所回升,2018财年净利润为6.4亿元,不过相比此前10亿上方的水平还有不小的距离。

从财务数据来看,当前的波司登处在业务回暖的康庄大道上。

半年报(2018年3月31日至9月30日)显示,波司登收入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权益股东应战溢利为2.51亿元,同比增长43.9%。

波司登回应指控6月25日早晨6时,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指出BONITAS未与本公司与董事进行联系,香港证监会网站也没有授权其在香港进行任何受规管活动,包括提供投资建议,并对沽空报告的指控逐条回应。

首先针对虚构纯利部分,波司登称“该指控属恶意中伤及毫无根据”,一是该信用报告采取公司会计准则与年报的国际会计准则不同,二是信用报告以自然年为截至日期而年报是截至当年3月31日,三是信用报告远低于年报覆盖的80家以上附属公司。

第二点内幕交易指控,波司登表示沽空报告指的杰西、邦宝、柯利亚诺三个品牌创建日期更早,收购也是参考各种因素而非仅参考净资产价值,收购前也有尽调和估值,收购事项没有违反任何上市规则。

第三是未收到付款之下处置资产的指控,波司登表示与山东冰飞的交易如前期公告披露,已根据出售协议订明时间表结算,该公司也在2017年划入全资子公司,资金形成集团内部往来,按集团内部应收款入账,并在集团合并层面予以撇销。

第四点指向内幕人士支付巨额红利,波司登表示该指控属恶意中伤及毫无根据,公司上市以来几乎每年按比例向股东派发现金股息,公司认为派发股息之惯例为股东提供了稳定及满意的回报,并间接证明公司财务状况稳健。

波司登表示欢迎对公司运营和财务进行监督,但也反对恶意中伤、败坏公司名声和业务前景。

此外,波司登根据上市规则可于适当时候进一步回购股份。

做空机构BONITAS刚成立一年,此前曾对浩沙国际、中新控股、恒安国际等6只个股展开狙击,沽空报告所到之处股价都应声大跌,浩沙国际更是从去年9月3日起停牌至今。

几乎弹无虚发的BONITAS,本次射向羽绒服龙头波司登的子弹已初见成效。

面对BONITAS的指控,波司登的逐条回应并选择25日复牌,与做空机构“正面刚”。

复牌之后投资者是否买账,市场已经给出回答。

做空机构的不定时炸弹再度盯上了港股,最新突遭“空袭”的是家喻户晓的羽绒服企业波司登(03998.HK)。

25日开盘后投资者对波司登的反击表现了支持,波司登股价高开逾11%,截至发稿,波司登涨幅已达13.29%,最新报价为1.96港元,股价有望再回2元上方。

6月24日上午10点,做空机构BONITAS在港股开市不久的交易时间发表沽空报告,称“波司登的故事存在许多公开市场欺诈的特征,包括夸大的收入和利润,未披露的关联交易,以及以天价从未披露内部人士手中收购的多付款。

”报告发布后,波司登股价应声跳水,从开盘后的2.29港元最低跌至11时左右的1.67港元,一个小时左右时间里股价快速下跌27%。

波司登于11时16分紧急停牌,停牌后股价为1.73港元,全天下跌24.78%,市值蒸发逾60亿港元。

面对做空机构指责的“罪状”,25日晨间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否认该报告中对本公司的所有指控,并指该报告包含具有“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性及不完全之陈述以及毫无根据之指控及不负责任之猜测”,并申请在25日上午9时复牌。

沽空突袭24日上午,风平浪静的港股市场空降一份沽空报告,直指羽绒服龙头波司登管理层腐败,具体来说有“四宗罪”:一是波司登从2015年起在财务报告中虚造了8.07亿元人民币的利润以吸引投资者,多报的数字高达174%;二是波司登人为地向未披露的内部人士进行多次收购,多付金额为20亿元人民币;三是向董事长高德康以低廉的价格(54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初始对价的10%)处置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四是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股份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重大历史股息。

报告称,中国信用报告显示,2015~2017年波司登的子公司利润为4.63亿元,虚报利润多达8.07亿元,即年报披露的数据为12.7亿元,严重夸大了净利润。

波司登过去三年的年报显示,2015/16~2017/18年(统计口径为截至当年3月31日止年度)净利润为2.6亿、3.7亿、6.4亿元人民币。

报告最后给出的结论是,“我们做空波司登,并认为其股票最终毫无价值,目标价为0.00港元”。

报告发布以后,波司登股价闪崩,一小时左右时间最高跌幅达27%,波司登不得不在上午紧急停牌,称“以待本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本公司认为不实及有误导成份之报告的澄清公告”。

沽空报告的发布时间点选择很巧妙,波司登原定于6月26日(周三)发布2018/19年报,并于27日举办业绩发布会。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